没错,我就是喜欢垃圾
2018-09-21 09:58:23    《儿童文学》 分享到: 微信 更多

1.jpg

  
  高源
  
  奇怪,最近也没水逆啊,为什么感觉处处不顺,郁闷烦躁……
  
  昨晚放学,我陪小暖去三班找以堪还书。以她的洁癖,书从来都是自己买,不跟别人借也不借给别人。嗯,所以借书只是个堂而皇之的借口而已,我懂的。
  
  三班的班主任拖堂了,好像在训人。从门上的小窗窥探,她站在讲台上架着双臂,一副怒不可遏熊熊燃烧的样子,下面黑压压一片低着头。看来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。
  
  “蓝莓,要不你先走吧。”小暖说。
  
  “没事的。”
  
  “你先走吧,我自己再等会儿。”她不由分说地坚持着。
  
  “真的没事。”
  
  “不用等我……”
  
  我很扫兴,带点儿赌气,一个人先走了。或许她想单独跟以堪待会儿,我不应该做电灯泡。从前我和小暖总是形影不离,今天放学回家路上忽然少了个说话的人,感觉整个世界都不太对劲。哼,重色轻友的家伙。
  
  昨晚回到家,不对劲的感觉继续蔓延。秋天干燥,我特别想吃梨滋润一下,妈妈却要求我吃完晚饭再吃。吃完饭我已经饱了,但还是切开一只雪梨解馋,吃了一半。
  
  心情刚刚转好,妈妈就指着梨劈头盖脸:“剩那么多让谁吃?”可能她最近也心情不好,语气很冲。
  
  “我吃不下了。”我很无辜地说。
  
  “那我吃吧。”
  
  爸爸刚要伸手去拿,妈妈就厉声阻拦:“梨不能分着吃!分离!这都不知道?”
  
  我的烦躁又开始了:“什么鬼逻辑?为什么吃个水果也这么累?我切开的就必须自己吃完吗?那就放着,我明天再吃。”
  
  “放到明天就不新鲜了!”
  
  “不新鲜就扔掉啊!”我简直也要像三班的班主任一样架着胳膊燃烧起来了。
  
  “不能浪费!”妈妈已经把胳膊架起来了。
  
  “那你要我怎么办?!撑死也要一口气吃完吗?”几乎要被气哭。
  
  鉴于梨不能分着吃,我恳请水果种植人员多多培育体型超小的梨,以减少类似无理取闹的家庭矛盾。
  
  今天早晨我的气还没完全消,所以妈妈因为天气转凉让我添一层衣服的时候,我毫不客气地生硬拒绝了。
  
  赶到学校做值日,我又被安排在了室外。换座位后终于不跟偷懒赖皮的大芒一组了,可是糟心事并没有减少:秋天是落叶的主场,我们班被划分的那块清洁区偏偏有棵大树,后果可想而知……
  
  落叶满园似乎很有诗情画意,但清扫起来实在力不从心,特别是碰上大风天,感觉老天都在跟我作对。这边刚扫干净,一回头,那边又落了新的叶子,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眨眼间毁于一旦,只好重新去扫,没完没了,让我有种西西弗往山上推石头的徒劳和绝望感。
  
  落叶虽然轻薄,却也蓬松不羁,在垃圾筐里毫不安生,你推我搡。筐子还没怎么装就满了,我用笤帚使劲往下按压,一松手,它们又立刻桀骜不驯地反弹上来。没辙,只好多跑几趟,多倒几筐垃圾。
  
  一起值日的俐俐也恨得咬牙切齿,仰头冲着大树喊道:“老兄,你这叶子啥时候落完?能不能坚持一下,等检查值日的人走了你再落?”
  
  打铃了!我们慌忙拖着筐子和笤帚,一边抱怨一边往教室奔去。
  
  还能再添点儿堵吗?今天的语文课是实习的梁老师代课,她居然说她最喜欢秋天,特别是落叶。
  
  “落叶是金色的,有的还带着绿,它们一点点断断续续地涂抹着枯燥的龙8娱乐官方网站首页,把大地变成一幅油画。”梁老师一脸陶醉,我一脸愤愤不平,心想,你是不用值日才这么说。
  
  她还一发不可收:“每年秋天我都会捡拾落叶,做成书签。落叶的形状和颜色,叶脉精致的花纹,都值得收藏和欣赏。可惜,落叶的价值却总被忽视,每天都被野蛮粗暴地扫掉,当成垃圾处理掉。落叶怎么能是垃圾呢,那么干净,那么美。”
  
  “我觉得落叶就是垃圾啊……”同桌俐俐忍不住说。她的声音很小,却还是被敏感的梁老师听到了。
  
  梁老师把目光转向我们,腼腆而略带尴尬地笑了一下,没说什么。
  
  课间,我特意出去捡了一片落叶夹在书里,然后便忘了这件事。下午翻书,它忽然从死板惨白的习题页间跳出来,带来一抹充满生机的明黄,像个小小的惊喜,令人眼前一亮。我愣了一下,拿起它仔细观察,还真的,越看越感觉像件艺术品。
  
  “落叶怎么能是垃圾呢,那么干净,那么美。”耳边又响起梁老师的话。
  
  有点治愈。烦躁的心绪,好像终于要平静下去。

最新评论

  •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