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图文)像杉那样思考
2018-01-19 16:09:46   

 0E2194EF4B931C9DF597B99A2E3F3589.png

597C5784414B3021CD73D9268BA64EBB.png

那一天,我来到森林腹地,步入一个叫“杉语”的木屋别墅,跟杉同眠,与杉共语,像杉那样思考。

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闯进我的木屋,又是怎么拥入我怀抱的。

你是趁我沉入梦乡之际,似幽灵一般,嗅着我残留在木屋里的气味,穿过林海,越过窗户,跨过犹如矮城墙般的冰冷木架,蹒跚地窜进我的的木屋,窜上我的床。你该是在窗外徘徊了很久很久吧?

你是在思考,探究,判断,这木屋里的世界是不是一个死地,就如寂寞无人的死亡谷,抑或是人类视觉里的塔克拉玛干、撒哈拉,抑或是……

不,不,不!你的家族有着天生的挺拔与威武,也不乏温柔和妩媚。凭着这些,你尽可以趁着吹来的一阵风,抖落下一片片似蝴蝶般翩翩起舞的叶子,钻进木屋,闯入我梦乡。

此时此刻,我想,你肯定是在思考这件事吧……

我至今一直不知道,不清楚,不明白,你是森林派遣的特使,家族派来的专员,还是林海差遣的侦探,想进入一个以你家族成员躯干为零件组装而成的木屋来拜访我,是吧?你想以一种文明的方式来研究人类的习性,是不是?估计是这样子的——毕竟,你们太需要这方面的资料了。

这一点颇如咱们人类,不断地闯进原生的世界探险、开拓,就像麦哲伦、哥伦布一样。人类是多么善于探索、创新啊,把原始的森林毁成灰烬,然后栽上丰产的植被,垒起厚重的城墙,建起了象征文明的村庄城市。

可惜,你们并非人类。在人类面前,你们显得那么的势孤力单。在阳光下,你们无法巡视自己的辖土,任凭人类毁林圈地,滥杀无辜,狩猎觅食。甚至率众拆迁,你们都不能做到。的确你们相形见绌了,在强势无比的人类面前,你们只配做任人宰割的绵羊,只只配成为人类口中的一块肉。

恍惚之间,林风掠过,落叶如雨,如天女散花般飘逸。我回想起你在我耳畔留下的低吟,那是梦中我俩的窃窃私语,似那林间的怒吼的涛声。那是你的申诉,是你对生态环境的深沉思考,是你对天道合一的孜孜追求,是你对人类厮杀掠夺的反抗,是你对人类不能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愤怒倾诉,更是你对家族遭受人类任意砍伐的严正抗议。你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你对人类目光短浅的蔑视,是你对生命权利被剥夺的悲怆。

但是,我已记不清你轰然倒塌的那副面目可憎的具体情状了,尽管你那般努力地倾诉,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。或许有一颗水杉命丧斧下,脆弱的躯干再也无法承受斧劈锯砍,呻吟再也不起丝毫作用,一切的抗议只会化作一声尖厉的惨叫——“咔嚓——!”尚未来得及呼救,躯干便猝然倒地,粉身碎骨。你愤愤不平地在我耳边叽里呱啦地诉说了许久,或许这里便是你此行的目的。

我忘了告诉你,当人类放弃了争辩,橄榄枝猾落时,手中剩下的只有斧锯。

我似乎也在梦里说了,如果你喜欢,请你在我的床头多转几圈,但希望在我从梦中醒来的时候,你已经离开。因为我的床下置着拖鞋,柜子里藏着斧和锯。当悲剧重演的时候,我不希望你也成为斧下鬼、锯下魂,也不希望你躯体被拆开,成为木屋别墅的零件。

别忘了,我也是人类一分子。

(写于20171224日赴黄海森林公园采风后。)

通讯员  葛平

 

(责任编辑 付静)

©2011 龙8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版权所有。 技术支持:中少在线